400-123-4567
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荣誉资质
新闻动态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而琳冬(Lindong)又是最受赞誉的

发布时间:2019/06/27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也成为意式浓缩,把研磨过的咖啡豆,借着高压蒸汽和热水滤冲,所煮出来的咖啡 浓缩咖啡加上不同比例的牛奶,可以跳出许多种咖啡

  摩卡咖啡是噬甜者的选择 因为有摩卡酱(巧克力酱)当底 最上层再加上鲜奶油 它从下到上每层依次是:摩卡酱 浓缩咖啡 热牛奶 鲜奶油

  美式咖啡就是浓缩咖啡加上一定比例的水 不过还有一种好喝的做法 就是直接加冰块而不加水

  拿铁的特点是加了很多热牛奶 上面只点缀一层薄薄的奶泡 它从下到上每层依次是:浓缩咖啡 热牛奶 奶泡

  喜欢尝绵密奶泡的人 可以点卡布奇诺 因为它奶泡最多 它从下到上每层依次是:浓缩咖啡 热牛奶 奶泡 不过热牛奶的比例比拿铁小 奶泡的比例大

  咖啡中的极品,产于牙买加的蓝山。这座小山被加勒比海环抱,每当太阳直射蔚蓝色的海水时,海水的颜色和阳光一起反射到山顶,发出璀璨的蓝色光芒,故而得名。蓝山咖啡有着所有好咖啡的特点,不仅口味浓郁香醇,而且其苦、酸、甘三味搭配完美,所以蓝山咖啡一般以单品饮用。这种咖啡产量极小,价格昂贵无比,所以市面上的蓝山咖啡多以味道相似的咖啡来调剂。

  产地为哥伦比亚,具有酸中带甘,苦味中平的特点,浓度合宜,常被用于高级混合咖啡之中。

  指瞬间提炼出来的浓缩咖啡,具有浓烈的香味和苦味,品尝时用小咖啡杯。意大利咖啡的表面浮现一层薄薄的咖啡油,这层油正是意大利咖啡诱人的香味来源。

  在一杯五分满的偏浓意大利咖啡里,倒入打过奶泡的热鲜奶至八分满,然后将奶泡倒入。最后还可以根据个人喜好洒上少许肉桂粉或巧克力粉,口感极为香馥柔和。经过这一系列处理的咖啡,颜色看起来就象卡布其诺教会的修士在深褐色外衣上覆上一层头巾,咖啡因此得名。

  是意大利咖啡的另一种变化,冲泡步骤也一样,只是咖啡、牛奶、奶泡的比例稍有不同,拿铁咖啡中牛奶的比例比卡布其诺多一倍,即咖啡、牛奶、奶泡的比例为1:2:1。

  原指产地为埃塞俄比亚的咖啡豆,豆形小而香味浓,酸醇味强。现在一般指由巧克力的产地墨西哥人发明的咖啡饮法——在拿铁咖啡里加入巧克力而调制成的饮品。这两种东西是一对绝妙的组合,二者的香味混合后相得益彰,达到前所未有的美妙程度。

  在意大利浓缩咖啡中,加入鲜奶油,即成一杯康宝蓝。嫩白的鲜奶漂浮在深沉的意大利咖啡上,宛如一朵洁白的莲花。因为咖啡外只加鲜奶油,所以有时又称为“单头马车”。

  加入牛奶的咖啡,喝起来更加润滑顺口,在浓郁的咖啡香外,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正宗的法式牛奶咖啡中牛奶和咖啡的比例为1:1,所以高级咖啡馆里冲泡法式牛奶咖啡都由侍者双手分别执牛奶壶和咖啡壶,同时注入咖啡杯中。由于法国纬度较高,天气寒冷,所以喝法式牛奶咖啡一般用大号马克杯,双手还可以捧杯取暖。

  爱尔兰将他们对威士忌的热爱也带入咖啡里。威士忌独特而浓烈的重香和淡淡的甜味,将咖啡的酸甜味道衬得更为馥郁,温暖,散发出成熟的忧郁感,特别适合在寒冷阴雨的天气里饮用。威士忌的酒精含量较高,所以喝这种咖啡时要考虑个人的酒量。

  名字来源于拿破仑。据说他远征俄国,命人在咖啡中加入白兰地以抵御严寒,此后这种咖啡的新式饮法流传开来,被称为“皇家咖啡”。白兰地,威士忌,伏特加与咖啡调配起来非常协调,而其以白兰地最为出色,二者相加的口感是苦涩中略带甘甜,自发明之日起就受到广泛的喜爱。刚冲泡好的皇家咖啡,在跳动的蓝色火焰中,猛地窜起一股白兰地的芳醇,雪白的方糖缓缓化作焦香,这两种香味混合着浓郁的咖啡香,顿时令人感到人生完满。

  在咖啡中加入一点绿茶粉,使之成为一道东西并用的健康饮品。绿茶咖啡是一道纯粹的东洋咖啡,绿茶独有的清香略带苦涩的口感,与咖啡浓厚的香味及略带甜味的在口中激荡。

  是世界第二大咖啡生产国,年产量约占全球的12%,虽然远低於第一名巴西的30%到35%,却大部分都是高品质的高山水洗豆。 哥伦比亚中部被南北纵向的三条山脉分割成数块谷地,其中中央和东边的山脉正是咖啡的主要产区。此地咖啡用集散的市场来命名,在中央山脉的有美得林(Medellin)、阿曼尼亚 (Armenia)和马尼札雷斯(Manizales),而在东边山脉较有名的有波哥大(Bogota,首都)和布卡拉艋 (Bucaramanga)。

  其中中央山脉最有名的美得林,有着厚重的质感、丰富的香味和平衡优美的酸味,阿曼尼亚和马尼札雷斯则没那麽好,但在市场上这三种会被看做是同一类豆子来流通,称做「MAM」。如果你买到一袋MAM,表示袋子里可能是这三种豆子中的任一种,它具有和美得林类似的质感与香味,却没有那麽酸;至於布卡拉艋 ,则有点苏门答腊的特性,质感浓稠,滋味丰富,酸味微弱。 依颗粒的大小分级,最高等的哥伦比亚豆为「顶级」(Supremo),次一等的则叫「特优级」(Extra),不过在市场上这两级常常被泛称为同一等级,叫做特高级(Excelso)。

  最好的哥伦比亚豆和哥斯大黎加或夏威夷可那豆类似,是一种没有极端的咖啡,质感浓郁,却不如苏门答腊浓;香味丰富,却不如最好的牙买加高山香;酸味明显,却不如安提瓜酸。它常带一种焦糖似的甘美味,类似布丁的芬芳,闻起来缺乏酸酸的果香,令人联想到牛奶煎饼的气味;用来调配综合咖啡也十分适合。 七十年代以来,在哥国政府的全力推动之下,许多老树被产量高的新树种所取代,可惜评论家认为新种咖啡较旧种温和普通,品质已经大不如前了。

  委内瑞拉的咖啡产量不高,大部分供应国内消费。虽然委内瑞拉咖啡主要产自西部接近哥伦比亚的地区,但是它的酸味非常弱,一点也不像哥伦比亚豆,反而比较像加勒比豆般甜而深沉。

  水洗的秘鲁豆,以中部的婵茶玛悠(Chanchamayo)与南部的库斯科(Cuzco)最着名,另外北部也有一些不错的有机咖啡。秘鲁豆有柔和到锐利的酸味,单薄到中等的质感,滋味与香气颇佳,是很好的综合品成份。

  虽然巴西咖啡年产量达全球的30到35%,占世界第一位,但没有一种巴西豆称得上是顶级的咖啡。满山遍野的咖啡树,分布在巴西的南部,可是搬得上台面的,却只有「山多士」(Santos)一种;其他草率处理的豆子,大部分都拿来做即溶咖啡和易开罐咖啡。 山多士咖啡生长在圣保罗(Sao Paulo)一带,以出口港山多士为名,是十八世纪由布邦岛(Island of Bourbon,今天的法属留尼旺岛,位於马达加斯加岛东边的印度洋中)传来的阿拉比卡树后裔,属於布邦亚种(var. Bourbon)。在树龄三到四岁以前,布邦咖啡树结的是小而扭曲的豆子,称为「布邦山多士」,这是最高级的巴西豆,通常在咖啡馆里直接被叫做「巴西」。

  三四岁以后,布邦咖啡树只会结出又大又平的豆子,称做「平豆山多士」(Flat Bean Santos),价格便宜,不受咖啡族青睐。 布邦山多士没有突出的个性,滋味平平,质感中等,酸味普通,通常当做综合咖啡的基底,专门衬托别的咖啡。不过它倒有一个特色,就是含油丰富,这对不喜欢用罗布斯塔豆来调配Espresso综合品的人来说,是一项令人欢迎的优点--它保证给你厚厚的克丽玛。

  巴西还有一种「里约」豆(Rio),由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输出,也很有名,不过它的名不是因为好喝,而是因为怪味。它有一股浓烈攻鼻的碘味,咖啡专家们特别把这类臭味叫做「里约碘味」(Rio);另外一个和里约豆有关的不名誉字眼,用来形容一种尝起来有点刺激性的药味,称为「里约味」(Rioy),是由在树上乾燥的咖啡浆果在乾燥过程中持续发酵所造成的,常常可在乾燥处理的里约豆中发现。

  提到牙买加,我们马上听想到「蓝山」(Blue Mountain)咖啡。稀有昂贵的真蓝山豆,原产自华伦福(Wallensford)咖啡园,但现在产地已扩充到附近海拨一千公尺以上的蓝山山区,只要庄园的树种和处理程序合乎一定标准,政府就会颁发保证书,准许使用「蓝山」这个名称。

  它曾经是咖啡神话的主角,可惜许多人认为传说中的特性--丰富的芳香、完整的质感,与均匀适口的酸味完美结合--已经不再,十五年前还有的美好酸味,如今只能在回忆里找寻了。

  尽管如此,它的价格还是水涨船高,在台湾,有保证书的生豆零售价每公斤通常要2000元以上;在普遍使用麻袋包装的生豆市场中,坚持用圆桶包装的蓝山豆格外显示它的身价不凡。

  「牙买加高山」(Jamaica High Mountain)指的是在岛上其他低於一千公尺的山地所产的咖啡豆,品质比较普通,具有温和的质感与酸味。 至於「综合蓝山」(Blue Mountain Blend)或「蓝山式」咖啡(Blue Mountain Style),通常是用好的哥伦比亚豆为主来调制的综合品,意在模仿蓝山的味道,和牙买加没有绝对的关系,你不会在蓝山式咖啡里面找到任何一颗真蓝山豆。

  多明尼加共和国出产的豆子通常被叫做「圣多明哥」(Santo Domingan,这是他们旧的国名),那里的咖啡园主要围绕在岛中央的山脉边。

  市场上的水洗高山咖啡有四种:奇宝(Cibao)、巴尼(Bani)、欧寇(Ocoa)、巴拉宏那(Barahona),后三种尤为人所称道。巴柔和的熟果甜味很像海地的咖啡;巴拉宏那则有较高的酸性,和典型加勒比豆浓稠的斯感,在品质与特性上比较接近牙买加高山。烘焙至中深度最能突显它们的甘美。

  以特选尤科(Yauco Selecto)为名的豆子,是加勒比豆的最佳范例,质感浓厚,口味平衡,温柔却复杂有深度。深焙的加勒比豆,不会有其他深焙豆常见的粗糙焦味,适合滤压壶(Plunger或French Press)和其他浸泡较久的煮法。

  摩卡(Mocha)这个字有着多种意义。西元600年前后,第一颗远离故乡--衣索比亚--的咖啡豆在红海对岸的叶门生根落户,从此开展了全世界的咖啡事业。由於早期也门咖啡最重要的出口港是摩卡港(现在早已淤积),也门出产的咖啡也就被叫做「摩卡」豆;日子一久,有些人便开始用「摩卡」来当做咖啡的昵称,和现在「爪哇」的情况类似。 后来,由於摩卡咖啡的馀韵像巧克力,「摩卡」一词又被引申为热巧克力和咖啡的混合饮品。因此,一样是「摩卡」,摩卡豆、摩卡壶和义式咖啡中的摩卡咖啡,代表的却是三种涵意。 今天的也门摩卡(Yemen Mocha)和一千多年以前的祖先没什麽两样,还是最高级的传统手工乾燥豆--虽然它的大小叁差不齐,生豆中的杂质也不少。最常看到的两个产地是马塔里(Mattari)和山纳妮(Sanani);马塔里豆有比较多的质感、巧克力味和酸味,而山纳妮豆就比较平衡、芬芳。一般而言,摩卡豆平均颗粒较小,带有生姜的狂野泼辣气息、明亮独特的滋味、令人愉悦的水果酸性,以及丰厚如酒般的质感,难怪被誉为咖啡中的波尔多葡萄酒。在综合咖啡中,摩卡通常扮演高音的角色,负责刺激提味。

  衣索比亚的高原是咖啡的发源地。在东部古都哈拉(Harrar)附近海拨两千公尺左右的高处,仍用传统的乾燥法生产摩卡--哈拉豆(Harrar,Harari,Harer或Harar)。哈拉的质感中等,有水果酒般浓郁的味道,好的哈拉其狂野性和最好的叶门摩卡相当。其他地区的乾燥豆,如金比(Gimbi或Ghimbi)、吉(Jima,Jimma或Djimah)和西达莫(Sidamo),也同样地狂野似酒,但质感没那麽丰厚,也略嫌粗糙。 来自西部金比的水洗摩卡,有和哈拉一样的酒酸,但却以更丰富平衡的感觉来包装,质感也更厚重。至於产自南部的水洗豆,如西达莫和吉玛,就保存比较少的酒酸,而代之以更温柔细致的柠檬味和花味。个中极品产在西达莫内一个较高的狭小区域,称做耶咖雪啡(Yirgacheffe),它丰富的滋味刷过味蕾,会留下无穷的馀韵,略弱的酸味则类似苏门答腊,在丰厚的质感下游动;此外,它更添加了独特的柔软花香,真不愧是独步全球的咖啡。

  肯亚的咖啡产在中部的肯亚山附近,有时候会以首都奈洛比(Nairobi)为名来保证其品质。在这里豆子是以大小来分级,最大的为AA,然后依次为A和B等等,和产地没有关系,所以同是AA级的豆子,品质和特性可能差别颇大。 除了叶门和衣索比亚的乾燥摩卡,非洲大陆大部分的咖啡都是水洗的。由於有国家支持,肯亚的水洗阿拉比卡豆平均水准很高,被处理得相当仔细。好的肯亚豆不但有和摩卡一样带劲的酒酸,刺激舌头的两侧,它甚至拥有摩卡欠缺的丰厚质感,在非洲咖啡中,它最能冲煮出一杯均衡的饮料。

  大部分的坦桑尼亚豆生长在靠近北方肯亚边界的吉力马札罗(克里曼佳罗)山(Mr. Kilimanjaro)与梅鲁山(Mt. Meru)一带,通常称作「克里曼佳罗」,偶尔也会以集散地摩西(Moshi)或阿鲁沙(Arusha)为名。另外在国境南侧,也生产一点水洗阿拉比卡豆,以附近的大城贝亚(Mbeya)或集散中心帕雷(Pare)命名。分级的方式和肯亚类似,以英文字母来区别大小。 大部分坦桑尼亚豆具有典型的非洲豆特色。较好的克里曼佳罗和普通的肯亚类似,具有浓厚的质感,通常它的酸性要比肯亚温和,并且均匀地刺激舌头后部中间和两侧的味蕾,喝起来的感觉,和蕃茄或汽水的酸味有点像。至於南方的豆子,则和次级的水洗摩卡相当,有柔和讨好的弱酸,圆润的口感,以及中等的质感。邻国马拉威(Malawi)所产的豆也有类似坦桑尼亚豆的品质。

  在东部靠近肯亚边界的埃贡山区(Mr. Elgon)西坡,出产一种相当不错的阿拉比卡豆,称为布基苏(Bugisu或Bugishu),风味与肯亚相近,不过质感较薄。

  辛巴威又是一种典型的东非豆,好的辛巴威质感中等,但其强劲的酸质与水果酒的调性,可以和肯亚相提并论,此外还带着一丝黑胡椒的辛辣味道。最上等的辛巴威豆产在东部靠近莫三比克(Mozambique)的地区,以大小分级,「053」是最高级的一种。

  印度有八成以上的咖啡种在南部的喀拿达卡省(Karnataka),常常以这个省的旧称「麦索」(Mysore)为名来销售。最好的麦索豆被认为是穷人喝的苏门答腊,滋味和次级的苏门答腊一样丰厚甘醇,但价格较便宜。 另外一种「雨季马拉巴」(Monsooned Malabar)咖啡暴露在潮湿的季风中数周,不但使豆子变黄、酸度降低,也使咖啡有一种「陈年苏门答腊」特有的成熟浓醇;用来调配综合品也十分适合。

  苏门答腊(Sumatra) 和东非那美酒般的口感相对,印尼与新几内亚的豆子展现了另一种风情,有黏稠的质感,深埋在复杂滋味里的酸味,阴暗浓烈的药草或野菇气息,以及深入喉咙绕梁三日的回甘馀韵。它们可以在综合品中扮演低音的角色。许多人认为,在苏门答腊中西部,靠近巴东(Padang)山区出产的曼特宁(Mandheling)与安寇拉(Ankola)是世界上质感最丰厚的咖啡,其中曼特宁比较有名,而琳冬(Lindong)又是最受赞誉的。这些豆子是半水洗的,也就是先乾燥处理,再用热水洗掉乾果肉,这使得豆子既有乾燥处理豆的迷人土味,又能保持整齐的品质。 「陈年苏门答腊」(Aged Sumatra)是一种经过特别处理的豆子。生豆在产地存放了三年到十几年不等才上市,这使它的酸性降低,芳气减少,味道变得较为圆润,质感浓稠类似糖浆,厚而不丰,可说是咖啡中的普洱茶。 苏门答腊的最西北端也有一种水洗咖啡,叫「咖幼山脉」(Gayo mountain),是一批变种的树。它比曼特宁乾净清爽,有清澈的药草味。

  苏拉维西旧名西里伯斯,最常见到的名咖啡要算是产在岛中心区的托拉雅(Toraja)了。托拉雅与上等的苏门答腊非常近似,只是质感稍微没那麽丰厚,酸度和明亮度也略高,至於印尼咖啡着名的野菇味及细致的药草味则统统具备。

  在七十年代初期,爪哇把大部分荷兰人引进的阿拉比卡树砍除,改种罗布斯塔豆,从此以后爪哇咖啡变得油腻、滋味平淡,并有一股很重的麦茶气味。 硕果仅存的几座阿拉比卡庄园中,占皮(Djampit)是最有名气的,这些豆子和其他印尼豆类似,但酸味较明显,质感也不那麽重。

  标示新几内亚的咖啡,来自这个岛的东半部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新几内亚豆也算是一种印尼咖啡,但它没有最好的苏门答腊厚,也没有顶级的西里伯斯酸和香,它就是舒适滑口,有着悦人的酸质和甘甜,有时还能让人听想到牛肉面的香味。所有的豆子都是仔细处理过的水洗豆,是水洗阿拉比卡豆中质感最浓稠的,可以定位在印尼和中美洲咖啡之间。不管是用来调配Espresso还是一般的综合品,都能补酸质咖啡之不足。

  夏威夷的可那(Kona)咖啡,种植在夏威夷岛西南岸,毛那罗阿火山(Mauna Loa)的斜坡上。就风味来说,可那豆比较接近中美洲咖啡,而不像印尼咖啡。它的平均品质很高,处理得很仔细,质感中等,酸味不错,有非常丰富的味道,而且新鲜的可那咖啡香得不得了。如果你觉得印尼咖啡太厚,非洲咖啡太酸,中南美咖啡太亮,那麽「可那」可能满适合你的。 由於夏威夷的工资高,观光客又多,可那咖啡的售价也极其昂贵,甚至连「综合可那」(Kona Blend,可那豆的含量不超过5%)都有人卖。近年来,邻近的岛屿如茂宜(Maui)、卡瓦宜(Kauai)、摩洛开(Molokai)也纷纷开始商业化种植咖啡了。

  台湾地处亚热带,境内多山,又有明显的雨季,对咖啡而言,算是还不错的生长环境,不过自光绪年间英人引进咖啡树以后,种植规模一直不大。现在仍有小规模种植的,有位在南投山区的惠荪林场(海拨一千多公尺)、云林古坑的荷苞山(海拨294公尺)、垦丁公园(以上阿拉比卡种)、台大园艺系、嘉义农业试验所(以上赖比瑞亚种)和省立林业试验所恒春分所(两种都有)。荷苞山的咖啡豆风味接近中南美洲豆,有柔和的酸味与不错的质感,口味平衡;而惠荪林场的咖啡豆据说酸性较弱。

  展开全部世界上的咖啡树共有四种,真正具有商业价值而且被大量栽种的只有两种.一种是阿拉比加种(ARABICA),另一种是罗巴斯塔种(KOBUSTA).

  不同品种的咖啡豆有不同的味道,但即使是相同品种的咖啡树,由於不同土壤,不同气候等的影响,生长出的咖啡豆也各有其独特风味.

  阿拉比加种咖啡树比较难栽种,它们喜欢温和的白日和较凉的夜晚,太冷,太热,太潮湿的气候都会对它有致命的打击.阿拉比加种咖啡树需要种在高海拔的倾斜坡地上,因此采收一定要用人工爬上爬下地进行,困难度极高.但由於阿拉比加种咖啡豆的香味特佳,味道均衡,而且咖啡因含量比较少,因此虽不易栽种,但实际上栽种量占咖啡总栽种量约70%.

  罗巴斯塔种咖啡树耐高温,耐寒, 耐湿, 耐旱,甚至还耐霉菌侵扰.它的适应性极强,在平地就可生长得非常好,采收也不一定需要人工,可以完全用震荡机器进行.就栽种方面来说,罗巴斯塔种咖啡树有百般好处,只可惜生产出的咖啡豆香气较差 苦味强,酸度又不足,而且咖啡因含量是阿拉比加种的一倍.罗巴斯塔口啡豆口道上较有个性,多用做混合调配或即溶咖啡之用.

  罗巴斯塔种咖啡豆则多数颗粒较小,形状大小不一,外观不甚好看,主要生产於乌干达,象牙海岸,刚果,萨伊,安哥拉等国.一般在台湾咖啡馆喝单品咖啡时最为大家熟悉的咖啡豆如巴西山多土,哥伦比亚曼特宁,叶门摩卡,牙买加蓝山等,都是属於阿拉比加种的优质咖啡豆.

  是世界第二大咖啡生产国,年产量约占全球的12%,虽然远低於第一名巴西的30%到35%,却大部分都是高品质的高山水洗豆。 哥伦比亚中部被南北纵向的三条山脉分割成数块谷地,其中中央和东边的山脉正是咖啡的主要产区。此地咖啡用集散的市场来命名,在中央山脉的有美得林(Medellin)、阿曼尼亚 (Armenia)和马尼札雷斯(Manizales),而在东边山脉较有名的有波哥大(Bogota,首都)和布卡拉艋 (Bucaramanga)。

  其中中央山脉最有名的美得林,有着厚重的质感、丰富的香味和平衡优美的酸味,阿曼尼亚和马尼札雷斯则没那麽好,但在市场上这三种会被看做是同一类豆子来流通,称做「MAM」。如果你买到一袋MAM,表示袋子里可能是这三种豆子中的任一种,它具有和美得林类似的质感与香味,却没有那麽酸;至於布卡拉艋 ,则有点苏门答腊的特性,质感浓稠,滋味丰富,酸味微弱。 依颗粒的大小分级,最高等的哥伦比亚豆为「顶级」(Supremo),次一等的则叫「特优级」(Extra),不过在市场上这两级常常被泛称为同一等级,叫做特高级(Excelso)。

  最好的哥伦比亚豆和哥斯大黎加或夏威夷可那豆类似,是一种没有极端的咖啡,质感浓郁,却不如苏门答腊浓;香味丰富,却不如最好的牙买加高山香;酸味明显,却不如安提瓜酸。它常带一种焦糖似的甘美味,类似布丁的芬芳,闻起来缺乏酸酸的果香,令人联想到牛奶煎饼的气味;用来调配综合咖啡也十分适合。 七十年代以来,在哥国政府的全力推动之下,许多老树被产量高的新树种所取代,可惜评论家认为新种咖啡较旧种温和普通,品质已经大不如前了。

  委内瑞拉的咖啡产量不高,大部分供应国内消费。虽然委内瑞拉咖啡主要产自西部接近哥伦比亚的地区,但是它的酸味非常弱,一点也不像哥伦比亚豆,反而比较像加勒比豆般甜而深沉。

  水洗的秘鲁豆,以中部的婵茶玛悠(Chanchamayo)与南部的库斯科(Cuzco)最着名,另外北部也有一些不错的有机咖啡。秘鲁豆有柔和到锐利的酸味,单薄到中等的质感,滋味与香气颇佳,是很好的综合品成份。

  虽然巴西咖啡年产量达全球的30到35%,占世界第一位,但没有一种巴西豆称得上是顶级的咖啡。满山遍野的咖啡树,分布在巴西的南部,可是搬得上台面的,却只有「山多士」(Santos)一种;其他草率处理的豆子,大部分都拿来做即溶咖啡和易开罐咖啡。 山多士咖啡生长在圣保罗(Sao Paulo)一带,以出口港山多士为名,是十八世纪由布邦岛(Island of Bourbon,今天的法属留尼旺岛,位於马达加斯加岛东边的印度洋中)传来的阿拉比卡树后裔,属於布邦亚种(var. Bourbon)。在树龄三到四岁以前,布邦咖啡树结的是小而扭曲的豆子,称为「布邦山多士」,这是最高级的巴西豆,通常在咖啡馆里直接被叫做「巴西」。

  三四岁以后,布邦咖啡树只会结出又大又平的豆子,称做「平豆山多士」(Flat Bean Santos),价格便宜,不受咖啡族青睐。 布邦山多士没有突出的个性,滋味平平,质感中等,酸味普通,通常当做综合咖啡的基底,专门衬托别的咖啡。不过它倒有一个特色,就是含油丰富,这对不喜欢用罗布斯塔豆来调配Espresso综合品的人来说,是一项令人欢迎的优点--它保证给你厚厚的克丽玛。

  巴西还有一种「里约」豆(Rio),由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输出,也很有名,不过它的名不是因为好喝,而是因为怪味。它有一股浓烈攻鼻的碘味,咖啡专家们特别把这类臭味叫做「里约碘味」(Rio);另外一个和里约豆有关的不名誉字眼,用来形容一种尝起来有点刺激性的药味,称为「里约味」(Rioy),是由在树上乾燥的咖啡浆果在乾燥过程中持续发酵所造成的,常常可在乾燥处理的里约豆中发现。

  提到牙买加,我们马上听想到「蓝山」(Blue Mountain)咖啡。稀有昂贵的真蓝山豆,原产自华伦福(Wallensford)咖啡园,但现在产地已扩充到附近海拨一千公尺以上的蓝山山区,只要庄园的树种和处理程序合乎一定标准,政府就会颁发保证书,准许使用「蓝山」这个名称。

  它曾经是咖啡神话的主角,可惜许多人认为传说中的特性--丰富的芳香、完整的质感,与均匀适口的酸味完美结合--已经不再,十五年前还有的美好酸味,如今只能在回忆里找寻了。

  尽管如此,它的价格还是水涨船高,在台湾,有保证书的生豆零售价每公斤通常要2000元以上;在普遍使用麻袋包装的生豆市场中,坚持用圆桶包装的蓝山豆格外显示它的身价不凡。

  「牙买加高山」(Jamaica High Mountain)指的是在岛上其他低於一千公尺的山地所产的咖啡豆,品质比较普通,具有温和的质感与酸味。 至於「综合蓝山」(Blue Mountain Blend)或「蓝山式」咖啡(Blue Mountain Style),通常是用好的哥伦比亚豆为主来调制的综合品,意在模仿蓝山的味道,和牙买加没有绝对的关系,你不会在蓝山式咖啡里面找到任何一颗真蓝山豆。

  多明尼加共和国出产的豆子通常被叫做「圣多明哥」(Santo Domingan,这是他们旧的国名),那里的咖啡园主要围绕在岛中央的山脉边。

  市场上的水洗高山咖啡有四种:奇宝(Cibao)、巴尼(Bani)、欧寇(Ocoa)、巴拉宏那(Barahona),后三种尤为人所称道。巴柔和的熟果甜味很像海地的咖啡;巴拉宏那则有较高的酸性,和典型加勒比豆浓稠的斯感,在品质与特性上比较接近牙买加高山。烘焙至中深度最能突显它们的甘美。

  以特选尤科(Yauco Selecto)为名的豆子,是加勒比豆的最佳范例,质感浓厚,口味平衡,温柔却复杂有深度。深焙的加勒比豆,不会有其他深焙豆常见的粗糙焦味,适合滤压壶(Plunger或French Press)和其他浸泡较久的煮法。

  摩卡(Mocha)这个字有着多种意义。西元600年前后,第一颗远离故乡--衣索比亚--的咖啡豆在红海对岸的叶门生根落户,从此开展了全世界的咖啡事业。由於早期也门咖啡最重要的出口港是摩卡港(现在早已淤积),也门出产的咖啡也就被叫做「摩卡」豆;日子一久,有些人便开始用「摩卡」来当做咖啡的昵称,和现在「爪哇」的情况类似。 后来,由於摩卡咖啡的馀韵像巧克力,「摩卡」一词又被引申为热巧克力和咖啡的混合饮品。因此,一样是「摩卡」,摩卡豆、摩卡壶和义式咖啡中的摩卡咖啡,代表的却是三种涵意。 今天的也门摩卡(Yemen Mocha)和一千多年以前的祖先没什麽两样,还是最高级的传统手工乾燥豆--虽然它的大小叁差不齐,生豆中的杂质也不少。最常看到的两个产地是马塔里(Mattari)和山纳妮(Sanani);马塔里豆有比较多的质感、巧克力味和酸味,而山纳妮豆就比较平衡、芬芳。一般而言,摩卡豆平均颗粒较小,带有生姜的狂野泼辣气息、明亮独特的滋味、令人愉悦的水果酸性,以及丰厚如酒般的质感,难怪被誉为咖啡中的波尔多葡萄酒。在综合咖啡中,摩卡通常扮演高音的角色,负责刺激提味。

  衣索比亚的高原是咖啡的发源地。在东部古都哈拉(Harrar)附近海拨两千公尺左右的高处,仍用传统的乾燥法生产摩卡--哈拉豆(Harrar,Harari,Harer或Harar)。哈拉的质感中等,有水果酒般浓郁的味道,好的哈拉其狂野性和最好的叶门摩卡相当。其他地区的乾燥豆,如金比(Gimbi或Ghimbi)、吉(Jima,Jimma或Djimah)和西达莫(Sidamo),也同样地狂野似酒,但质感没那麽丰厚,也略嫌粗糙。 来自西部金比的水洗摩卡,有和哈拉一样的酒酸,但却以更丰富平衡的感觉来包装,质感也更厚重。至於产自南部的水洗豆,如西达莫和吉玛,就保存比较少的酒酸,而代之以更温柔细致的柠檬味和花味。个中极品产在西达莫内一个较高的狭小区域,称做耶咖雪啡(Yirgacheffe),它丰富的滋味刷过味蕾,会留下无穷的馀韵,略弱的酸味则类似苏门答腊,在丰厚的质感下游动;此外,它更添加了独特的柔软花香,真不愧是独步全球的咖啡。

  肯亚的咖啡产在中部的肯亚山附近,有时候会以首都奈洛比(Nairobi)为名来保证其品质。在这里豆子是以大小来分级,最大的为AA,然后依次为A和B等等,和产地没有关系,所以同是AA级的豆子,品质和特性可能差别颇大。 除了叶门和衣索比亚的乾燥摩卡,非洲大陆大部分的咖啡都是水洗的。由於有国家支持,肯亚的水洗阿拉比卡豆平均水准很高,被处理得相当仔细。好的肯亚豆不但有和摩卡一样带劲的酒酸,刺激舌头的两侧,它甚至拥有摩卡欠缺的丰厚质感,在非洲咖啡中,它最能冲煮出一杯均衡的饮料。

  大部分的坦桑尼亚豆生长在靠近北方肯亚边界的吉力马札罗(克里曼佳罗)山(Mr. Kilimanjaro)与梅鲁山(Mt. Meru)一带,通常称作「克里曼佳罗」,偶尔也会以集散地摩西(Moshi)或阿鲁沙(Arusha)为名。另外在国境南侧,也生产一点水洗阿拉比卡豆,以附近的大城贝亚(Mbeya)或集散中心帕雷(Pare)命名。分级的方式和肯亚类似,以英文字母来区别大小。 大部分坦桑尼亚豆具有典型的非洲豆特色。较好的克里曼佳罗和普通的肯亚类似,具有浓厚的质感,通常它的酸性要比肯亚温和,并且均匀地刺激舌头后部中间和两侧的味蕾,喝起来的感觉,和蕃茄或汽水的酸味有点像。至於南方的豆子,则和次级的水洗摩卡相当,有柔和讨好的弱酸,圆润的口感,以及中等的质感。邻国马拉威(Malawi)所产的豆也有类似坦桑尼亚豆的品质。

  在东部靠近肯亚边界的埃贡山区(Mr. Elgon)西坡,出产一种相当不错的阿拉比卡豆,称为布基苏(Bugisu或Bugishu),风味与肯亚相近,不过质感较薄。

  辛巴威又是一种典型的东非豆,好的辛巴威质感中等,但其强劲的酸质与水果酒的调性,可以和肯亚相提并论,此外还带着一丝黑胡椒的辛辣味道。最上等的辛巴威豆产在东部靠近莫三比克(Mozambique)的地区,以大小分级,「053」是最高级的一种。

  印度有八成以上的咖啡种在南部的喀拿达卡省(Karnataka),常常以这个省的旧称「麦索」(Mysore)为名来销售。最好的麦索豆被认为是穷人喝的苏门答腊,滋味和次级的苏门答腊一样丰厚甘醇,但价格较便宜。 另外一种「雨季马拉巴」(Monsooned Malabar)咖啡暴露在潮湿的季风中数周,不但使豆子变黄、酸度降低,也使咖啡有一种「陈年苏门答腊」特有的成熟浓醇;用来调配综合品也十分适合。

  苏门答腊(Sumatra) 和东非那美酒般的口感相对,印尼与新几内亚的豆子展现了另一种风情,有黏稠的质感,深埋在复杂滋味里的酸味,阴暗浓烈的药草或野菇气息,以及深入喉咙绕梁三日的回甘馀韵。它们可以在综合品中扮演低音的角色。许多人认为,在苏门答腊中西部,靠近巴东(Padang)山区出产的曼特宁(Mandheling)与安寇拉(Ankola)是世界上质感最丰厚的咖啡,其中曼特宁比较有名,而琳冬(Lindong)又是最受赞誉的。这些豆子是半水洗的,也就是先乾燥处理,再用热水洗掉乾果肉,这使得豆子既有乾燥处理豆的迷人土味,又能保持整齐的品质。 「陈年苏门答腊」(Aged Sumatra)是一种经过特别处理的豆子。生豆在产地存放了三年到十几年不等才上市,这使它的酸性降低,芳气减少,味道变得较为圆润,质感浓稠类似糖浆,厚而不丰,可说是咖啡中的普洱茶。 苏门答腊的最西北端也有一种水洗咖啡,叫「咖幼山脉」(Gayo mountain),是一批变种的树。它比曼特宁乾净清爽,有清澈的药草味。

  苏拉维西旧名西里伯斯,最常见到的名咖啡要算是产在岛中心区的托拉雅(Toraja)了。托拉雅与上等的苏门答腊非常近似,只是质感稍微没那麽丰厚,酸度和明亮度也略高,至於印尼咖啡着名的野菇味及细致的药草味则统统具备。

  在七十年代初期,爪哇把大部分荷兰人引进的阿拉比卡树砍除,改种罗布斯塔豆,从此以后爪哇咖啡变得油腻、滋味平淡,并有一股很重的麦茶气味。 硕果仅存的几座阿拉比卡庄园中,占皮(Djampit)是最有名气的,这些豆子和其他印尼豆类似,但酸味较明显,质感也不那麽重。

  标示新几内亚的咖啡,来自这个岛的东半部巴布亚新几内亚(Papua New Guinea)。新几内亚豆也算是一种印尼咖啡,但它没有最好的苏门答腊厚,也没有顶级的西里伯斯酸和香,它就是舒适滑口,有着悦人的酸质和甘甜,有时还能让人听想到牛肉面的香味。所有的豆子都是仔细处理过的水洗豆,是水洗阿拉比卡豆中质感最浓稠的,可以定位在印尼和中美洲咖啡之间。不管是用来调配Espresso还是一般的综合品,都能补酸质咖啡之不足。

  夏威夷的可那(Kona)咖啡,种植在夏威夷岛西南岸,毛那罗阿火山(Mauna Loa)的斜坡上。就风味来说,可那豆比较接近中美洲咖啡,而不像印尼咖啡。它的平均品质很高,处理得很仔细,质感中等,酸味不错,有非常丰富的味道,而且新鲜的可那咖啡香得不得了。如果你觉得印尼咖啡太厚,非洲咖啡太酸,中南美咖啡太亮,那麽「可那」可能满适合你的。 由於夏威夷的工资高,观光客又多,可那咖啡的售价也极其昂贵,甚至连「综合可那」(Kona Blend,可那豆的含量不超过5%)都有人卖。近年来,邻近的岛屿如茂宜(Maui)、卡瓦宜(Kauai)、摩洛开(Molokai)也纷纷开始商业化种植咖啡了。

  台湾地处亚热带,境内多山,又有明显的雨季,对咖啡而言,算是还不错的生长环境,不过自光绪年间英人引进咖啡树以后,种植规模一直不大。现在仍有小规模种植的,有位在南投山区的惠荪林场(海拨一千多公尺)、云林古坑的荷苞山(海拨294公尺)、垦丁公园(以上阿拉比卡种)、台大园艺系、嘉义农业试验所(以上赖比瑞亚种)和省立林业试验所恒春分所(两种都有)。荷苞山的咖啡豆风味接近中南美洲豆,有柔和的酸味与不错的质感,口味平衡;而惠荪林场的咖啡豆据说酸性较弱。

Copyright © 2018-2020 w66利来国际老牌_利来国际最老牌_利来国际老牌w66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织梦58      ICP备案编号: